中新網杭州12月26日電 (謝盼盼 施佳秀)“浙江將從更高水平上改善‘制度供給’,更多地讓企業獲取‘制度紅利’!”2013年,時任浙江省代省長李強的一句承諾,為浙江簡政放權之行添足“馬力”,如今在浙江這片大地上,正唱響放權好聲音。
  “簡政放權”,將權力下放是自我革命的開拓者,它能激發市場主體的創造活力,促進經濟穩定增長。2014年是浙江全面深化改革的一年,政府自身改革成了全面深化改革的“當頭炮”。今年浙江出招“三張清單一張網”,再度提速簡政放權,省級部門和市縣權力清單向社會全民公佈。
  隨著改革的深入,在簡政放權這條路上,浙江政府是把更多精力放在“掌舵”上,讓市場主體和社會公眾來“划槳”,推動改革航船揚帆遠航。
  政府簡政放權 權力削減勢在必行
  “辦事磨破嘴,蓋章跑斷腿”,這句順口溜形象地反映了過去一些地方行政審批項目雜、環節多、流程長現象,影響了發展環境。作為先發地區,傳統增長模式的弊端與市場化不到位的體制約束在浙江率先顯露。要素市場改革滯後、政府管制過多對浙江民營經濟發展的影響尤為突出。
  改革迫在眉睫。浙江黨委政府明白必須對行政體制進行改革、政府職能進行轉變,改革已經動了真格。
  在此前十多年時間里,浙江省已完成了三輪行政審批制度改革。今年6月24日,浙江省向社會公佈權力清單改革的進展和成效:全省57個省級部門權力家底1.23萬項,經過15年改革歷程後,共保留42個部門和4236項行政權力,簡政放權力度之大堪稱罕見。
  作為第四輪行政審批制度改革,浙江推出三張清單一張網,更是追溯政府權力源頭。
  今年6月25日,“浙江政務服務網”正式開通運行,同步發佈了政府改革“三張清單”——浙江省政府部門權力清單、企業投資項目負面清單、省級財政專項資金管理清單,進行全面網上曬權,倒逼簡政放權。
  如今,在浙江省水利廳的官網上,在公告里有名為浙江省水利廳權力清單公佈的介紹:浙江省水利廳權力清單於2014年6月25日,由浙江省政府統一在“浙江政務服務網”上正式公佈,共計64項職權。
  裡面還附了水利廳權力清單的職權內容,並附上鏈接供民眾查詢。
  同樣,在浙江省科學技術廳的官網上,同樣有關於公佈行政權力清單的通知,在其附件里有該廳保留的44項本級行政權力。
  聯合踏勘、並聯審批、模擬審批……其實,對於浙江而言,簡政放權並非簡單“放權”,在其背後,往往伴隨著層出不窮的審批方式創新。如杭州、寧波、溫州等市先後建立了投資項目審批代辦中心,以更好地服務投資者;嘉興探索“市縣兩級扁平化、一體化”的審批制度。
  其中,在對應企業的中介方面,浙江就推陳出新,釋放紅利。為破除中介機構在審批流程中的“腸梗阻”現象,各地積極想辦法,如紹興柯橋行政服務中心開出“中介超市”,對入駐的中介機構實行統一服務承諾時間和收費標準,並建立清退淘汰機制。
  浙江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範柏乃對此次改革點贊,他認為,浙江在這次改革的浪潮下,審批不但會減少,還會大大地減少,這是毫無疑問的。
  簡政放權釋放改革紅利 未來之趨勢
  今年,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來浙江考察時,他在義烏國際商貿城走了三家攤位,東陽市小太陽照明有限公司正是其中一家。
  做十餘年手電筒生意的溫州商人,也是小太陽照明有限公司的董事長楊龍對於浙江經濟及義烏的發展感受深刻。
  談到浙江簡政放權時,小太陽照明有限公司外貿部經理吳義承表示,以前外貿公司出口退稅是先徵後退,這個過程一般要1-2個月的時間,現在通過國際商貿城的商戶聯網平臺,政府免徵不退稅,時間大大縮短。
  對於商人而言,時間就是金錢,退稅效率提高了,對於企業資金流轉好處也是顯而易見。
  吳義承說,增值稅的錢就不用墊進去了,如果外貿公司直接採購,先徵後退,增值稅這個錢相當於凍結了。
  此外,吳義承還表示,以前要拿著三關證件去外匯管理局申請紙質核銷單,操作手續繁雜,現在取消之後再也不用跑去外匯管理局,直接在電子口岸操作就可以實現無紙化通關。
  讓浙江春然農業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趙春根感受最為明顯的是,浙江簡政放權後,辦營業執照要方便一點。
  趙春根說,近來在外地開分公司需要辦營業執照,“原先要我自己跑好幾趟,現在我下麵的工作人員幾天就能夠辦下來了。”
  提速增效,是浙江深化行政審批制度改革的追求。
  業內知名的三一集團在浙江設立了全資子公司杭州力龍液壓有限公司,浙江的簡政放權讓該公司感受明顯。
  杭州力龍液壓有限公司總經理秘書杜業梔子告訴記者,以前他們公司是屬於蕭山區臨江管委會管理,現在臨江管委會與大江東合併,大江東歸杭州市直管,效率明顯改善。
  杜業梔子舉例,以前公司想申報國家項目,需層層審批,從臨江管委會到蕭山區政府再到杭州市政府,時間周期拉得很長,往往錯失項目,“現在國家有項目下來,我們只要通過大江東審核,報到杭州市區,很快就可以得到結果。”
  浙江工業大學教授吳偉強認為,簡政放權之所以是一個艱巨的任務,是因為行政制度的約束,而制度約束的核心就是利益問題,只有當權力不能帶來部門利益時,多餘的權力才能完全精簡和下放。
  今年3月,在回答中外記者提問簡政放權時,李克強表示,我們還要繼續去啃“硬骨頭”,至於說到什麼程度滿意,那就是正確地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係,市場經濟也是法治經濟,我們要努力做到讓市場主體“法無禁止即可為”,讓政府部門“法無授權不可為”,調動千千萬萬人的積極性。
  對於今後浙江的簡政放權,範柏乃還有期待,他認為,今年這一輪改革把市場主體活力提高了,但未來企業審批時限、速度還將會有大大提升,“因為一旦市場體系比較完善,政府要管的東西就會非常少,其他就交給市場和企業去做。”
  改革惠民 政府趁勢而行
  浙江大刀闊斧改革簡政放權,改革之勢如火如荼。簡政放權,被稱為政府的“自我革命”,行進在全面深化改革大潮中的浙江政府正在自我“瘦身”,為的就是在未來改革發展的浪潮中能乘風而上。
  “改革的終極目標是惠民。改革發展需要牢牢守住百姓增收、生態良好、社會平安這三條‘底線’。”談到簡政放權改革時,李強曾如此表示。
  杭州“市民之家”里,讓百姓感受的就是政府辦事的效率。杭州市行政審批服務管理辦公室主任祝永平曾這樣介紹“市民之家”:“與市民打交道的90%以上政府部門進駐市民之家。在這棟樓里有千餘名工作人員和321個窗口,可以為民辦理942項事務。”
  “市民之家”里如同在銀行辦理業務一般,憑號排隊到窗口辦事。
  “‘一站式’便捷服務。”來此辦證的民眾朱女士告訴記者,無論是出入境證件、電信、燃氣、華數電視、還是交通違法處理,都可以辦理。
  為了更好促進辦事效率,在效能監察室里,各個窗口辦理各項業務的時限一一列出,並用綠黃紅提醒離截止時間的遠近。
  在浙江,除了像“市民之家”這樣便捷的辦事中心外,更多的政府機構在謀求改革以惠民利民。
  今年2月以來,浙江省國稅系統通過“春風行動”提速辦稅服務,在國稅辦稅大廳,一份份職權清單清楚列明瞭每一項稅收工作以及業務流程、應提供材料、辦理地點等服務信息。對清單之外的事項,一律由市場主體依法自主決定、由社會自律管理。
  浙江七山二水一分田,為了惠及當地林農,在浙江林業改革的方向中,“調整政策增活力”被放在了重要位置。浙江省林業廳通過調整、下放、取消等方式,改革現有的林業行政審批事項,同時加強事中、事後監管,推動管理方式由重審批、輕監管轉為寬準入、嚴監管。
  在林業相關審批項目中,林木種子生產許可證是辦件量較多的項目,跟香榧打了半輩子交道的林農張師傅體會很深,以前辦證需要半個多月,現在只需要幾個工作日。“縮短審批時限後,大大提前了開展生產經營的時間。”
  “簡政放權能夠讓百姓創業收入提高,生活成本降低,這‘一高一低’就是政府應該做的事!”誠如李克強所說,浙江的政府做了應該的事兒。
  浙江市場經濟體制改革一直走在全國前列。在新一輪改革浪潮中,浙江再次出發,並走在全國前列,簡政放權無疑是2014年浙江行政體制改革的大亮點,而此次改革亮點中的亮點,莫過於是簡政放權不斷惠及民生。(完)  (原標題:浙江改革進行時:“瘦”權謀紅利 簡政獲民心)
創作者介紹

蒙嘉慧

jd31jdgps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