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首相卡梅倫2日開始訪問中國,因他去年接見達賴而嚴重遇冷的中英關係總算有所恢復。這一年多里,中德中法交往活躍,增加了卡梅倫政府打破中英冷淡的緊迫感。
  有人分析,英法德這三個歐洲國家一定程度上形成在達賴問題上輪番挑釁中國的“默契”,當有一家領導人見達賴時,另兩家就同中國發展關係。隔段時間另一家領導人見達賴,這兩家又同中國走得挺近。英法德三國同時與中國相安無事的時候往往是短暫的。
  這一總結同中國與歐洲關係的錶面節奏有幾分對應。尤其是,同在昨天,英國海軍參謀長出現在日本,嚮日本防衛相表達支持日本對中國設立防空識別區的立場,這增加了中國輿論質疑卡梅倫改善對華關係真誠度的理由。
  但中英之間大概本來就不是“真誠”與否的問題,卡梅倫無論怎麼做都是出於他的執政利益和英國國家利益,我們不認為他的這次來訪會是中英“鬥爭”的結束。
  中國需要繼續加快將我們的實力增長轉化成外交資源和工具,讓無論哪個國家每一次對中國利益的侵犯都付出代價,這會迫使倫敦等今後在對華問題上三思而行,轉而更多看重開發它們與中國之間的共同利益。
  不能說中國對歐洲領導人見達賴的反擊毫無效果。世人不能不承認,中國在對歐關係中的戰略主動權在增加,英法德如今更像是“打游擊”,而早已不是公開的“聯軍”,在達賴問題上聯合對付中國。
  卡梅倫這次來中國,政府方面自然要給他禮遇。但他也會發現,中國社會並沒有忘記他不久前的表現,因此輿論尤其互聯網上的聲音很難對他的到來表現出熱情。
  此外我們知道,英國政府在香港的雙普選問題上不斷說三道四,對香港與中央對立的泛民派給予半公開的支持。這嚴重增加了中國公眾對英的負印象。中國人都相信,如果倫敦欲從外部插手香港的雙普選過渡,中英關係就有可能重回去年他見達賴之後的狀態。
  卡梅倫政府應當知道,中國公眾對英國原本頗有好感,但卡梅倫政府同德國默克爾政府的表現反差太大,這刺激了中國人發現英國不怎麼樣的另一面。比如我們發現,英國在中國歐洲外交中的“可替代性”很強,而且英國也已不再是什麼“大國”,它就是一個歐洲老牌國家,適合旅游和留學,有幾支好球隊。這最初是中國人生氣時的想法,但慢慢很多人的這種對英思維在變成習慣。
  中國一直信奉“外交無小事”,因此對很小的國家我們也以禮相待,唯恐失敬。但經過這些年的風雨,我們也同時有了“外交無大事”的戰略自信。我們想說,英國敬中國一分,中國人就會還英國一尺。希望兩國今後再也別硬碰硬。
  最後我們願意祝卡梅倫首相及其隨行在中國旅行愉快。▲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蒙嘉慧

jd31jdgps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